周日的随想

周日的随想

  平躺在床上,不想起来,脚抵着天花板,观察墙上裂缝的分布。

  解锁手机,还停在昨晚在看的《万寿寺》。思维迟钝,不想去思考王小波又在隐喻什么。迷迷糊糊,墙上的裂缝仿佛越变越多,像是要把人吸进去一样。我已经懒到不想去确认自己是否睡着了。

  细细碎碎的雨声让人稍微清醒了一点,想起来昨天梦见了一个男人在不停地刨木花,不知道是小说里的薛嵩还是小时候的父亲。薛嵩要给红线造一个囚车,但这个囚车却是以舒适性为原则来设计的。我开始想象小说里描述的囚车,从形状、门窗到枷锁的细节。想了半天也是模模糊糊的,算了吧。看来还是不如年轻时了。读小说最大的乐趣在于想象,跟着作者的文字在脑海中建立形象,模拟故事经过,这种具象化的过程是让人非常享受的。但是这种乐趣也只能在文字中得到了。从表现形式上来说,文字到图像再到视频,是一步步将画面清晰和精确的过程,也是一步步压缩想象空间的过程。看多了视频,难免减弱了自己的想象力。这大概也是最近几年我越来越觉得小说看不下去的原因吧,沉迷于快节奏、高密度的视频,或是知乎、微博等等即时阅读,让人没有机会静下心来慢慢思考、慢慢想象,甚至连长篇小说都不敢开了。
  插上耳机,传来了阿姨的歌声,昨晚听歌又忘记关了·······突然之间人就清醒了,这大概就是阿姨的魅力吧,总能把人抓地死死的。最近几年听的歌转向了上世纪的摇滚、爵士以至于古典,有段时间甚至很迷死亡金属。从窦唯、唐朝听到了迪伦、科恩、甲壳虫, 渐渐开始不那么在意歌词与旋律,开始享受起音乐中的各个乐器的配合与碰撞,并且能够跟着音乐情绪想象场景,这又与读小说的感觉很像了,只不过音乐比文字更加抽象,想象的自由度也越高。至于阿姨的歌,由于完全不懂日语,反而能更加关注歌曲本身的旋律与编曲以及感受其情绪,而不必对音乐以外的内容在意,甚至连歌名也不愿去记了。
  因为阿姨的原因,听了很多的日语歌,歌单、推荐几乎都是日语歌,以至于有朋友居然问我是不是变成二次元肥宅了。肥宅确实肥宅,但是是否变成二次元了呢,大概还远远算不上吧。看过的动画片不多,也就是汤浅政明、今敏、渡边信一郎的作品。说实话在看汤浅之前,我是看不上动画片的,无非是觉得很多动漫都过于无聊,主要是剧情以及叙事都很简单或是老套(沉迷诺兰和林奇),就像网文一样套路、幼稚、浅薄。我开始看动画片,还是在b站看到有人推荐春宵苦短,我就去看了一下,整个动画的表现力极强,剧情节奏快、信息密度高,尤其是汤浅独特的作画风格,夸张、写意、表现力强、充满张力,让人非常过瘾。我一直以来就对新海诚类的那种写实风,以及那种刻意的、老套的浪漫主义表现方式嗤之以鼻,如果动画要那么细腻写实,梦幻唯美,那为什么不去看真人。后来也是春宵苦短、四叠半带出了妄想代理人,于是把今敏的作品都看了一遍。真实与虚幻的交织,时间与空间的错乱,跟大卫林奇以及马尔克斯给人的感觉非常相像,让人能在脑子里不断演绎、重构故事。渡边信一郎则完全是因为菅野洋子的爵士配乐,所以渡边的作品只看了三部,星际牛仔、混沌武士、坂道上的阿波罗,其他没有菅野洋子的动画都没看过,不像是汤浅或者今敏的几乎所有作品都看过。所以说实话我应该并不能算是二次元,至少不是主流。
  阿姨的歌让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!尽管清醒,但还是不想下床。
  又打开了万寿寺,果然清醒的时候看不下去。。。。。
  下床,写了上面一堆自恋、空虚、无聊、寂寞的屁话!

  • © 2020-2021 Tan Zhe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