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向虚无的2020

走向虚无的2020

如果说要用一个词来形容这一年,那无疑会是虚无
开年以来的疫变带来的是长假、禁足与幽闭,没有了以往的聚会、游玩与聊天。没有网络的乡下,每天除了睡觉就是小说、音乐以及偶尔的劳动。社交媒体也是使人空虚的,开始还刷的频繁,后来就懒得去看了,也懒得与人聊天了。大部分时间是在独处,躺在床上,空旷的房间,门外高速公路的声音也比往年少了很多,这种条件下,人总容易陷入无意义的思考,尤其是在把桌子上那本余华的中短篇小说集又翻了一遍之后。总是在夜里看书,听歌,今年加了一项看动画片,玩到三四点钟,睡觉,十二点起,午饭,下午帮忙干点活,折腾折腾电脑,没网什么也干不了,下个python的包都要半天,晚上和爸妈看看电视,尽管那些国产家庭剧一点也看不下去,但这也是为数不多的一家人坐在一起的时间,寡淡却不可缺,上楼,重复的日子大概持续到三月多。小说其实倒也没看多少,每天沉浸在虚无与幻想之中也无怪时间快了。
四月份终于回到了学校,开始做实验了,一开始确实挺有干劲的,至少是在认真做事的,可是到七月份,两个课题的失败再次破坏了这种久违的务实。应该说,从八月份开始试的那几个课题,本以为会稍微顺利点,可实际上也没那么顺利。于是陷入到胡乱尝试的循环之中。本来这种时候应该会着急的,但是却越来越淡定了,一点也不急。告诉自己,急也没用,文件夹里那么多反应,试过去总能行的。花在实验上的精力越来越少,在玩的时候反而越来越认真了。即便已经可以自由出入了,可是出去的频率却越来越少了,周天在寝室甚至可以一天都不出大寝门。朋友其实越来越少了,更别说出去吃饭了。即便在寝室,耳机一插也只有我一个人。我本来对于社交这件事就是被动而消极的,主要还是懒,不愿与他人产生更多的瓜葛。和实验室的人虽然有熟悉的亲近的,可是真正了解我的估计也没有。对于现实与物质的欲求在这一年里也降得很低。游戏并不觉得喜欢,只是用来打发时间,吃的味道也毫不在意,只要不太难吃,能吃饱就行了,不会为了吃而吃,至于去外面游玩,则往往最大的问题是懒惰。很多时候坐在电脑面前,打开直播或是视频,看着屏幕,脑子里却全是别的想法,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也是这样。比如会突然冒出成为一个作家的幻想,设计一个推理故事,最后自己找出的破绽比故事本身还多。尽管立下了实验计算编程都不误的flag,结果却是双线溃败。可是即便如此,我却越来越开心了。买了庚辰本的红楼梦,重新看了一遍丁元军的课,苹果的CD,戈达尔的电影,文学纪录片,《flcl》,《genius party》,《the rolling girls》。逃离现实确实会让人很快乐,毕竟快乐也是虚无的。
我有的时候也会思考务实与务虚哪个应该更重要,可是得出的结论往往是这个问题本身是没有意义的。务实与务虚只取决于是否能沉下心投入进去,显然,我还没法沉下心投入实验,或者,沉下心做任何喜欢的事情,务实就是务虚,虚无就是现实。而过去的这一年,不论是主观或是客观而言,我是沉浸在虚无的幻想乡的,就像做着一个长长的梦,不想醒来,不愿下床面对迎面而来的冷风。
也许这样的日子以后也不会有了,还有三年·······
現実が夢
Dreams of what is real

  • © 2020-2021 Tan Zheng